习惯了每天中午都会到社区中心用午斋,打从十一点,就会看见许多流浪汉行者陆续前来登记处,出示登记证后,便列队领取食物,然后寻找坐位,中心的慈悲义工就会上前送上热汤和茶水,接下来就会轻声细语地问是否还要加汤加饭等,无微不至,如待贵宾般服务。这温馨的画面,让内心深处升起一股暖流,在不断回旋,一顿饭虽然可以解决温饱,但最重要的找回他们的自尊和人格。

清晨午后,在熙熙攘攘的闹市里,或在茶室小贩中心,都可以看见他们的踪迹。为了生计与存活,不惜典当人格自尊,沿街乞讨对人们投鄙视不肖的眼光。早以习以为常,白天挤身在人潮中求乞过活,晚上天桥底,公园,石凳街道角落间,铺上硬纸皮就是卧铺,稍有经济能力的,会聚住在龙门客栈(即市区贫民区),数家人挤身在破烂木屋里,卫生环境条件都非常恶劣悲惨地如此渡过残年。

许多人都会带着质疑口吻问我们为什么要帮忙这群业障深重的众生。业不重不生娑婆,与众生样,我们都是受业报而无可选择,随其流转而生於娑婆秽土,福报较好的,诞生帝皇富贵家庭,虽受人老病死之苦,但仍享有人天果报,过着丰富物资生活;福报略低的众生,仍然可投身中等家庭里,受良好文化教育,安享小康之乐;业障重福报少,就堕落三途,虽侥倖得人身,但却过着地狱饿鬼畜生苦果,过着低劣卑微生活。在痛苦深渊中,难于自拔,加上无名习气盖章,不停造业造罪,随业迁流,轮廻不息。

相处日久,彼此了解日深,不观觉察,令他们堕落沉沦的主因,客观环境因素影响主要还是无名习气使然,这群流浪行者,有各自背景性格多为孤僻,脾气暴躁,动辙怒大烧天,而且自命不凡,性情执拗固执,难于与人共处,有因资质聪颖意志怯弱,遇到失败打击,就一厥不振,神志消沉,喃喃自语,精神分裂,最后被家人遗弃,流落街头。有些根基迟钝,资质较低,年老失去工作能力后,被社会淘汰。

总而,人生浮沉造化,冥冥之中或有定数,若大众能理解人生际遇成功失败,是无始劫以来无名习气所牵引,造善造罪全凭一心,众生若能经常反省自己,改变自己,远离三毒,广结善缘,积福积德,是可以把命运扭转过来,学佛者,学佛后,明因知果,但是文化程度低,普罗大众怎会理解呢?

总而言之,因果的范畴非常深广,非我个人知识能赘述,不要计较他们以往的过失和错误,一切已经过去了,追究也徒劳无功,于事无补,当务之急,当下我们能够在他们遇到困难时,是尽量设法援助这一群不幸者,在物质上有欠缺,如鞋衣物等,尽量设法补给,患上疾病时寻求义务医师为他们诊治,安排住宿和安身之处,发扬佛教无缘大慈,同体大悲精神,这不单是改善他们的生活困境,更重要的是改变了他们的命运。

 

释空禅   草于 寄尘居